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石久讓的《天空之城》我聽了又聽,班德瑞的每張專輯都閃耀著光輝。你問我最愛的音樂是什麼,這就像是在問魚兒,你最喜歡的水在哪裡,它無法給你滿意的答覆,因為它不明白什麼是河流,什麼是大海。我也如是,我沒有聽遍所有的聲音。   我只能愛眼前,那些可以被我感知到的。但我卻明白有一個更美的聲音在等著我,或是她在遠處並不會讓我覺得,永遠。因為天空,因為大自然的存在,讓我得知了許多消息。一切美好的聲音都來自於大自然,只要有機會我就會望向天空,思念星辰,遠眺大地。   多想有間自己的小木屋,比擁有一條河流還要幸福。天空似乎一陣陣地在飄過,小木屋好像成了大地上永遠也不凋謝的樹葉。如果我一直都是少年,那麼多像這間小木屋呀,也多像一個老人呀,海明威一樣單純天真的老人。   大學裡看海明威是從《不散的宴席》這篇散文開始,記得那次夏天很熱,正午的陽光直直地在照著街道,我盡量減緩腳步,避免過多地出汗,心裡卻迫不及待地想躲進陰氣濃郁的教室裡。就是這樣,我讀到了《不散的宴席》,一上來說是:「秋天一過,惡劣的天氣就到來了。在夜間我們必須關上窗戶以防備寒風苦雨。」在夏天裡瞭解冬天,在飢餓中學習做陷餅,我首先是覺得自己在溫度上得到了補償,然後就是心理上的撫慰。散文寫了作者身在巴黎時生活的片斷,在秋雨不絕的潮濕天氣裡,作者想和妻子離開巴黎,去下雪的外地。說是要離開,卻充滿了留戀,這種感覺就好像少年時離開自己的玩伴一樣,還會約定在一個更好的天氣裡重逢。我呀,長大以後還沒償過迫不得已分別的滋味。讀完最後一行字,我望向窗外陽光照射下矮樹,枝頭靜止般的樹葉放出耀眼的綠意,我知道這又將是個飽滿而有力的下午。我總是在這間教室,這個靠近窗口的位置上,因為我認為在這裡我可以更好地投入到學習當中,這也是小小的情結,就像海明威和巴黎一樣。